南方农村报__新农村推动力

*

从“3个月拆2间”到“1个月拆150间”,新兴县布冷村“三清三拆”整改后有了突破性进展

2018-02-08 14:49:34 来源:南方农村报

分享到:

  直面困难敢于作为是推进“三清三拆”的法宝

  三个月来,云浮市新兴县水台镇干部的心情,就像是坐了一回过山车。从上报省定贫困村布冷村“三清三拆三整治”工作全部完成,到督查组暗访发现情况不实,广东省委农办发出整改函,再到镇村干部落实各级责任全力推进清拆工作。水台镇与布冷村的干部们认清了“纸始终包不住火”的现实。

  贫困村创建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村工作非一日之功,而涉及到村民切身利益的清拆工作,更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。贫困村本就底子薄、基础差,整治创建之路更是不好走,因此,更需要基层干部脚踏实地,遇到困难积极寻求解决方法,而不是弄虚作假,瞒报谎报。

  在整改函发出之前,布冷村的清拆工作一直停滞不前,3个多月仅拆除了2间危旧房,卫生死角多。镇村两级被责问后,积极整改,三天拆除危房2000多平方米,村内卫生状况得到很大改观。布冷村的转变证明了,在客观因素的制约下,基层干部只要端正态度,直面困难,敢于作为、善于作为,清拆工作就能顺利推进。

  虚报:上报100%完成清拆任务实际只拆除2间

  2017年12月9日晚,一场紧急会议在新兴县水台镇政府办公大楼召开。该镇布冷村虚报“三清三拆三整治”进展的事被揭破,广东省委农办发来了整改函。

  布冷村是佛山市高明区卫生计生局和气象局对口帮扶的省定贫困村,下辖6个自然村。2017年9月,该村通过扶贫大数据平台上报贫困村创建新农村示范村“三清三拆三整治”村庄整治工作已经100%完成。

  然而,12月7日,暗访督查组深入水台镇布冷村暗访检查“三清三拆”工作进展,走访布冷村、布凌村、南村村3个自然村后,却发现当地的清拆工作基本没有启动:村里房前屋后乱堆乱放、道路两旁及公共区域杂草丛生现象突出,池塘淤泥、漂浮物和障碍物未清理,危旧房、废弃猪牛栏和残垣断壁未拆除,整村脏乱差现象严重。

  除此之外,督察组还发现布冷村的规划设计也存在诸多问题:各村主要聚焦公园、广场建设,预算占总预算的三分之一以上,不贴合农村实际;未将解决“有新房没新村”的问题纳入规划;6个村只规划1个污水处理厂;规划种植的景观树,每棵1200元,每个自然村预算12万元以上。各村成立的村民理事会也形同虚设,未发挥宣传和发动群众的作用。

  针对暗访组指出的问题,水台镇党委书记曹文坦承,布冷村从2017年8月启动“三清三拆”工作,到省委农办督察组暗访时,只拆除了2间危旧房,“因为当时只做通了两户村民的思想工作”。

  而布冷村党支部书记伍叶桂则表示,虚报进度是因为村委及扶贫单位对政策理解不够透彻。

  鉴于布冷村的虚报行为及推进创建工作不到位、不落实的状况,广东省委农办向云浮市委、市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发出了整改函。

  行动:镇干部“承包”自然村三天拆危旧房2000平方米

  整改函发出之后,水台镇党委、镇政府紧急成立了布冷村新农村建设工作小组,实行“包村制”,由镇委书记、镇长等干部担任各自然村工作组组长,下设工作办公室,具体负责新农村建设工作的指导、协调、督促及落实工作;同时积极发动各自然村的村民理事会成员参与。“为了配合村民的时间,我们经常晚上到村里开会。”曹文说。

  针对整改函提及的“布冷村新农村创建规划不切实际、不贴近农村”的问题,各镇村工作小组深入走访,全面摸查村庄概貌,召开村民理事会会议、村民代表会议征求村民对村庄规划的意见和建议,由镇统一把村民意见汇总反馈到规划设计公司,重新绘制布冷村规划平面图。曹文表示,最新规划已上交,审批通过后即可动工建设。

  水台镇镇村两级干部在分析总结前期工作的不足后,转换思路,仅用三天时间,拆除危房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。截至2018年2月初,布冷行政村共计拆除危、旧、弃房153间,约5360平方米;清理村巷道及生产工具、建筑材料乱堆乱放约114吨;清理房前屋后和村巷道杂草杂物、积存垃圾约62.4吨;清理沟渠池塘溪河淤泥、漂浮物和障碍物约16吨。

真正推进清拆工作后,布冷村的村容村貌有了较大改观。
 

  困境:经费是最大难题自然村干部难发挥作用

  经费困难是布冷村“三清三拆三整治”工作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。据悉,布冷村清拆任务的唯一资金支持是对口帮扶单位提供的12万元,每个自然村2万元,且只能用于机械支出。曹文对此十分头疼,布冷村留守者多为老人、妇女、儿童,清除杂草尚能动员他们投劳,但涉及危房拆除与泥土搬运,则有心无力。

  曹文称,整改函发下来后,他意识到必须想方设法解决当前困难,甚至动起请农民工的念头。但是他算了一笔账,每位农民工薪酬约每天每平方300元,拆除一间危房约需3000元。钱从哪来?

  此外,回收保护文物建筑材料也需要很多费用。工作小组的人员认为,这笔费用甚至远高于拆除费。如俗称“金包玉”的砖石,外面是青砖,里面是泥砖,若回收保护,需要请专人处理。

  如何调动各自然村小组长的积极性也颇让工作小组头疼。“村小组长既无工资也无补贴,很难叫动他们参与清拆工作。特别是宣传动员时,村小组长均不愿意出面,担心影响以后的选举。”

  |记者走访|

  一访布冷村:

  村民参与清拆仍有不少问题

  1月3日,南方农村报记者第一次走访布冷村,各自然村均在开展清拆工作。

  在现岗自然村,一台挖掘机正在一处干涸的鱼塘进行填土工作。按照规划,这里将打造一个小文化广场。村巷中,七八名中年妇女担着杂草往外运,她们都是现岗村村民,负责村中垃圾、杂草清理任务。

  在布冷自然村,一辆钩机在狭窄的泥砖房之间运作着,拆出来的泥砖块堆了一地。

  在南村自然村,一户村民正在修补自家的危旧房,旁边一间危房已经拆除。他介绍说,这间房是他弟弟的,已经不能住人了,他做主同意拆除。

  布冷村新农村建设工作小组的工作人员介绍,当前布冷村清拆工作不主张全拆,如果是可拆可不拆的旧房,村民愿意自行修缮即可保留。伍叶桂说,修缮后的旧房可用来存放农具、木柴,同时还保留了“乡土乡味”。

  水台镇镇长陈远福打开微信工作群,翻出一张张村里开会及动工的照片告诉记者,“我们每次进村都要求拍照留存,及时在群里汇报工作进度。”

  当天,记者在村中走访发现,布冷村清拆工作虽然有了新进展,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。比如,部分自然村房前屋后乱堆乱放现象依旧突出,多为村民生活所需的木柴以及搭建的简易鸡棚;村巷以及卫生死角的杂草、垃圾未完全处理干净;池塘漂浮物与障碍物仍未清理;部分危旧房有待拆除,残垣断壁有待处理;自然村中做了拆除标记的旱厕尚未拆除;各自然村虽已设了垃圾池投放点,但垃圾并非每日清理,导致蚊虫滋生。

  
        布冷村村民积极投劳,参与清拆工作。

  二访布冷村:

  清拆基本完成年后开始建设

  2月6日,南方农村报记者再度来到布冷村。该村的清拆工作又有新进展:村口的池塘已被填平,村道已露雏形,但仍有几处标记着“拆”字的危旧房以及断壁残垣尚未拆除。

  村民伍兴在自家门前种起青菜,菜地是邻居拆除危旧房后留下的宅基地。伍兴称,屋主考虑到宅基地丢荒会长草,欣然同意了他种菜的请求。

  这也是布冷村的规划之一,在拆除的危旧房原址上进行绿化,统一管理。伍叶桂称,此举针对的是那些暂未有建新房打算的村民,待他们有了建房计划,再将宅基地归还。

  伍叶桂表示,工作组已经抓紧进度,只是有些项目受客观条件限制,无法在短时间内进行——部分危房在村中深巷,挖掘机进不去,只能靠人工拆除和搬运,颇费时力;旱厕暂时无法拆除,因大部分村民仍在使用,在新厕所建好之前拆除会影响村民正常生活;时近年关,农村习惯养些鸡鸭鹅过年,门前屋后的鸡笼等物须年后才好整治。“农村基层工作复杂,我们必须要充分尊重村民意愿,不能强行动工,否则适得其反。”

  据介绍,当前工作小组采取“边拆边建,边建边拆”的策略,因地制宜推进工作。目前布冷村清拆工作已基本完成,年后将进入建设提升阶段。

  文/图:南方农村报
        见习记者:李思敏 
        记者:魏伯航
        统筹:李丁丁 苏晓璇 周伟龙

 

责任编辑:樊静东
南方农村报(www.nfncb.cn)独家报道。未经授权请勿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谢谢合作。 喜欢我们的报道,动动你的小手指进行收藏吧!看完这篇还不够?请 戳这里 进入阅读下一篇!
编辑推荐
猜你喜欢
关于南农

分享

评论

加入收藏

阅读模式

#

扫一扫,使用小程序